岩绝child

我是弟弟
江湖鸽王

周年直播 【左桢x卢修和】pubg世纪网恋/5:00

“诶,你知道吗,左桢要开直播了!还是和卢修和一起!!”一名女生兴奋的对另一名同样兴奋的女生说。“卧槽真的吗!!!我老公终于要开始他的直播间首秀了吗?!!还是带着他老公一起?!!”冬天的朔风呼呼往两位女孩脸上吹,即使脸颊已经冻的冰冷通红了,也依旧阻挡不了他们激动的心情。


  “什么时候啊,几点钟,我死也要看直播,”“好像是晚上吧,晚上七点,我去微博看一下。”“诶是是是,晚上七点,播到十点左右,播三个钟头。”左桢的微博配图了一张海报,图中左桢靠近镜头,而卢修和则远远的在后面靠着,向镜头勾着唇,就连路人看到都会惊叹两人之般配。


  左桢这些年来转型转的很成功,由万人黑的“娘炮唱跳歌手”转变为了实力派演员,出演的许多电视电影也备受好评,去年也提名卡兰奖项并且获奖了,在演绎界的威望也已占据了一席之地。在那一次的获奖感言上,左桢向全世界宣布了自己与卢修和的恋情,那么多年过去,社会已不再是处处封建,男男恋爱已是社会常态,台下没有批评,没有谩骂,只有雷鸣般的无尽掌声。


  每年二月是他们的周年纪念日,今年是第十五个年头,为了纪念,也为了感谢粉丝,他们决定开一次三小时的直播,让粉丝们尽情的跟他们聊天。


  —


  转眼就到了直播,


  “左桢我好紧张啊,”卢修和在沙发旁转来转去,一下喝水一下撒尿,这一来二去已经去了好几次厕所了,“万一等下我说错话了怎么办,万一等下我不小心放了个屁打了个嗝怎么办,他们会不会以为我是那种邋里邋遢、生活不干净的人,啊啊啊啊啊啊!!我就不该答应你开直播!!!”卢修和绝望的抓起一个枕头就往左桢脑袋上砸。“哎哟—,”左桢揉了揉脑袋,一把把人拉进怀里,弯眉笑了笑,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又阳光却又不失年龄的气场,“别慌嘛,我们都老夫老夫了,粉丝也又不是没看过你,哪里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跟着我的节奏走就好了。”左桢随即准备去开直播,只留下了沙发上的卢修和独自哭泣。


  “嘤嘤嘤.....”


  左桢按下微博的直播键,手刚按下瞬间人数爆满。


  [我来了我来了!!!等这么久还以为我卡了,急死我了]


  [啊啊啊啊啊啊开始了!!!要撒糖了!!!]


  [左桢今天好A!卢修和怎么一脸委屈的哈哈哈哈]


  [我的妈耶姐妹们怎么这么快,我看不过来了]


  两人下了一跳,赶紧端正坐好,左桢揽住卢修和的肩:“大家好,我是左桢,你们有什么问题可以尽管问我们,我们可以唠唠嗑玩玩游戏之类的。”边说边对着镜头眨了眨眼。


  [什 刚开始就揽肩的吗!你们私下里都干什么!]


  [往下一步走,别停]


  [有点好奇当初是谁追的谁(狗头)]


  [上面那个我也想知道哈哈哈哈]


  [想知道+1]


  “哈....”卢修和看到这个问题回想起自己在小巷子里强吻左桢的时候,脸唰的一下就红了,他悄悄往左桢那边看了一眼,发现左桢含着笑意一直望他,“就..就我追的他呗。”说完就赶紧把脸转向了另一边。


  [卢修和怎么脸红了,我怀疑那天发生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原来卢修和这么害羞的男的也会主动追人啊哈哈哈 真想看看在床上的样子]


  [??楼上两个危险发言 警察叔叔我要举报这里有人涉黄]


  左桢看着弹幕笑的直不起身,“你们别听他瞎说,当然是我追的他了,喜欢了好几年,追到手费了大劲了呢。”“幸好现在牢牢得到了,不然这么可爱的老公就要被别人拐走了。”左桢边说边不忘往卢修和那边看,那边脸已经红成猴屁股了,大有往耳朵蔓延之势。可爱的很。


  [左桢追的卢修和?还喜欢好久了?当时左桢是当红唱跳歌手,卢修和只是一个普通人,操这是什么神仙小说剧情!!我好了!]


  [左桢追的卢修和,明天热搜可以安排上了,这也太震撼我妈了]


  [实不相瞒我想看你们石头剪刀布,输了的对对方说一句骚话(再次狗头)并且看谁能先脸红]


  [这个好这个好,来三局,让我们看看谁才是骚话小能手]


  “???你们都这么奔放的吗,这也太狠了??]卢修和整个人仿佛抽干灵魂一样,“我已经死了,不在,别找。”说完就想作势往房间里溜。左桢一把抓住衣领,人就被不情不愿的丢了回来,左桢看着弹幕的提议看的乐不可支:“你们太可爱了哈哈哈哈,明天奖励你们一张自拍。”说完还朝镜头挑了挑眉。


  [自拍我可以,我要开始跪舔模式了]


  [存图准备]


  第一局是卢修和赢了,但是他虽然屁话脏话能说一大堆,一碰到喜欢的人就丧失词汇了,像个笨头笨脑的小弟弟,说了好几句也没有什么冲击力,粉丝们实在看不下去他说了半天左桢没反应反而把他自己弄脸红的场景,就让这局过了开启第二轮。


  第二轮左桢出的石头赢过了卢修和,一想到自己可以说骚话就笑的极其癫狂,脸慢慢的向卢修和靠近,直到鼻尖快要挨近的位置突然停了下来,慢慢往下,移到脖子的位置,冬天的寒冷伴随着左桢温热的口气一起呼在卢修和的颈脖上:每次我进去的时候,你的叫声都特别特别迷人。“!”卢修和瞬间整个人像炸了锅一样,猛摇左桢肩膀,边摇边骂。


  [左桢说什么了!!!卢修和反应怎么那么激烈]


  [好刺激!!!!!再玩脱一点是不是要被封号啊哈哈哈哈狗头保命]


  [幸好我没有错过这次直播,太他妈精彩了]


  [诶诶到点了]


  弹幕里有个姐妹说到点了,他们一看还真是,“大家十点啦,我们要下播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哦。”左桢对着镜头笑了笑,


  [什怎么这么快就到了,我感觉完全不够看!!]


  [好舍不得!还会有时间再开直播吗]


  [哥哥们早点休息!还要工作很累的]


  [刚刚说完骚话就下播,卢修和你腰不保了]


  [?楼上角度刁钻]


  [角度刁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乖,晚安啦。”说完便挥了挥手关了直播。


  “粉丝们都好可爱啊,”卢修和瘫着感叹,“什么都能跟我们聊还包容关心我们。”“是啊,他们见证了我们这一路走来的爱情,还有我们时时刻刻甜蜜的点点滴滴,”左桢侧头看着卢修和,嘴角浅浅勾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那么现在呢,”左桢缓缓凑到卢修和的鼻根前,“该让我欣赏你的叫声了,我不是说了吗,你叫的时候,特别迷人。”


  “哼,才不叫给你听。” “啊..疼...”

  

  

我即将丢人

大禹不治水142520:

【pubg世纪网恋开坑一周年纪念-终宣】

初识误打误撞

一切始料未及

静谧湖面掀起波澜

久违心悸姗姗来迟


火花四溅的

不止是战场,更有彼此的心房

翻山越岭,共游一隅

赏绝地大陆枯槁又逢春


前路迷茫有你点燃星点光亮

枪林弹雨有我一路披荆斩棘

再回首已深陷其中

惟愿共执笔墨

渲染绘制斑斓一生


而你是我今生唯一

10.18 不见不散

tag:pubg世纪网恋开坑一周年纪念

策划:大禹不治水142520

辅策: @冉天生祈祷李茂贞复活  @只搓政宗的鹅 

海报: @冉天生祈祷李茂贞复活 

文案: @只搓政宗的鹅 

题字: @璇瑾  @陆鸢北🚀  @寂月灭影 

参与人员:

00:00 @大禹不治水142520 

01:00 @林郁辰上学去啦 

02:00 @秋麻袋风 

03:00 @灯月Hanetsuki 

04:00 @性感祁醉在线不做人——疯狂安利景向谁依 

05:00 @岩绝child 

06:00 @-无人梦我 

07:00 @欲青天 

08:00 @陆琤 

09:00 @花间雪绛 

10:00 @清酒十三里.🌙 

11:00 @陆鸢北🚀 

12:00 @JJJJ-wanqiu 

13:00 @从羌 

14:00 @浮生聽語 

15:00 @高堂明敬 

16:00 @只搓政宗的鹅 

17:00 @璇瑾 

18:00 @超人布丁丁丁!! 

19:00 @青林-Aorin 

20:00 @舒凉也最近睡不着所以他想让美工也睡不着 

21:00 @厉多多多 

22:00 @冉天生祈祷李茂贞复活 

23:00 @ω竹槿ω 

24:00@离觞玖九久

随机掉落: @付付 


10.18 我们不见不散

ps:10.19中午十二点 pubg世纪网恋实体书开预售了哦!!!!

详情请移步作者大大微博


我不想写文

校庆【贺朝x谢俞】

随着天气慢慢转凉,大家也都套起了外套。


  “诶,耗子,马上要校庆了你知不知道。”万达兴冲冲的转头,迫不及待的跟耗子分享自己刚刚得到的消息。


  “真的啊,有没有那种美女劲舞,热辣爵士的那种。”刘存浩两眼发光的跟万达聊着。


  “你在做梦呢你,学校那些老古董会让过这种节目?只有那种努力上进正能量的节目才是他们的心头好,比如学习小品之类的。”万达嫌弃的瞥了他一眼,“诶,我们问问朝哥俞哥,他们有什么想法。”


  万达说到兴头,一根粉笔头不偏不倚的砸到他的头上,“万达你又在说什么呢!上次考试考成那个样子还不好好听课!”这节是化学课,化学老师是个爆脾气,万达不敢说什么,一脸菜色的摸了摸脑袋,垂下了头。


  等到下课铃声一响,化学老师刚走出教室门,万达像个充了气的皮球一样一跃而起,“朝哥俞哥,我们学校马上要校庆了,肯定很热闹,你们有什么想法。”


  贺朝叼着糖,饶有兴趣的偏着头:“我能上去来段热辣草原舞不,很帅的那种,绝对燃爆全场。真的,翘屁嫩男非我莫属。”


  万达:“........”


  谢俞:“........”


  贺朝还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谢俞一把抓住贺朝的糖往嘴里带,“吃糖都堵不住你那骚气的嘴。”在万达嫌弃的眼神中冷冷的瞥了一眼:“校庆和我没啥关系,没想法。”


  .....这俩哥们一个骚一个冷,还真是一对。万达摇摇头去跟晴哥分享校庆的喜悦。


  -


  大课间结束以后唐森夹着公文包慢慢走上了讲台,“同学们安静一下,这里有个事要讲,”唐森眼睛朝讲台底下转了一圈,同学们什么姿势的都有,“大家端正一下哈,这个事情你们听了肯定开心,我们学校马上要校庆了,每个班要出一个节目,你们自己讨论一下然后跟班长讲。”


  “卧槽真的啊,校庆那么热闹,我们岂不是有的玩了。”


  “那可不,我们到学校串一圈就去上网吧,昨天那个怪我还没打死,我就不信了。”


  “这学校不错啊....”


  大家一听这消息全都炸开了锅,纷纷从桌上爬起来七嘴八舌的议论着,一起讨论该出什么节目艳压全场。


  校庆吗。


  贺朝抬了抬头,开始万达来问的时候他只是敷衍了下对方,此刻才真正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望了眼旁边的小朋友,眯了眯眼,


  其实还挺不错的。


  -


  “同学们,随着金秋十月,丹桂飘香,寸草生辉,天气入凉,我们迎来了立阳中学五十华诞,五十个春秋,岁月如歌;无数个学子,学业有成。忆往昔峥嵘岁月....”


  广播上还在循环播放校长激情的演讲,各个班的同学们也已经在操场集合好,等着这一上午的校庆流程。


  起初大家都还听的津津有味,听到有些学长学姐的逆袭史时还会哇的鼓掌夸赞,随着流程越来越无聊,所有的人几乎都垮了一大片,七倒八歪的,谁谁发言完了以后也只是有气无力的鼓个掌,然后继续垮。


  “同学们,本次校庆演讲到此结束。晚上学校礼堂学生表演,不用带凳子的班级直接按区域划分坐下,要带凳子的跟着班主任带队,现在有序离场,下午操场有老师游戏会,想看的同学可以来看看。”


  “啊!终于可以走了,再呆这里我真的要死了。”


  “害。谁还不是呢,我最他妈讨厌听这些鬼东西了,无聊死。”


  大家感受到了终于解放了的快感,一个个骂骂咧咧的往教室走。


  “朝哥俞哥,你们下午去哪玩,一起去上网不,”万达一蹦一跳的跑过来,“耗子罗文强他们都去。”“一起去吧一起去吧,”刘存浩罗文强一脸欠操的表情望着他们,死命睁大的眼睛一眨一眨的,让人看着就想呼两巴掌。


  前者低低的瞥了他们一眼,“我当然是要和我家小朋友过二人世界了,谁跟你们去上网。”边说边搂着谢俞往外走。


  万达:“.......”


  后者愤愤转身,心想自己来找他们就是有病。


  转眼贺朝就朝谢俞眨了眨眼:“今天下午你自己玩吧,我有点事要干。”


  谢俞:“......?”


  谢俞懒得鸟他,回了一趟黑水街。


  -


  晚上是大家最期待的节目表演,每年表演都还挺精彩,还挺有乐子的。高三三班经过一番激烈的讨论,由于班上有些比较害羞的学生,最后还是敲定大合唱,全班男生统一衬衫配长裤,女生衬衫配中裙,增强整体的视觉效果,尽量多拿点分。


  “小朋友,等下唱完了我带你去个地方,我们溜出去。”贺朝凑过来,笑着勾勾他的手。


  谢俞:“?” 还不等他疑问,主持人就报出他们班的节目了,让班主任带他们到后台去。


  “诶,那个词你记住了没,啥太阳来着,我忘了我操。”


  “.....最美的太阳,你是傻逼吧,这句还是歌名呢你都记不住。”


  “哎呀练习的时候我没太用心,我等下唱小点声。”


  大家都争取在这次合唱上光宗耀祖,哦不,光耀师门,一个个都卯足了劲,随时准备金鸡开嗓。


  “在你追逐的路上是否有只太阳在你的心中,在你遇到挫折时......这就是最美的太阳。”“下面有请高二三班的同学为我们带来合唱--最美的太阳。”


  “朝哥加油!!”“俞哥你最帅!!”


  底下道上的兄弟们一个个声撕呐喊,有的还吹起了口哨。


  谢俞和贺朝比较高,站在最后一排,除了头整个身子都被前面的同学挡住了,这时候如果有人在舞台幕后就能发现,这两个人的手是紧紧牵着的,两人手上还有一根小红绳。


  一首合唱结束的很快,大家一个接一个的下台,等全员站齐了,贺朝就拉着谢俞飞了出去,他带着谢俞跑到后操场的一块空地,他拉着谢俞的手,谢俞面带疑惑的望着他。


  “今天是校庆,也是我们在立阳二中这个学校最后一次一起过活动。”


  周围是五彩斑斓的夜灯,星星衬着柔软的光。


  “最后一次高中活动了,我想给我们留个纪念。”


  “我下午去定做了这个,”贺朝拿出牌子,给谢俞和自己带上,上面写着:高三三班,贺朝的谢俞,谢俞的贺朝。


  贺朝揉了揉谢俞的脑袋,攥住他的手,微微吐了口气:“我和你,是两厢情悦的欢喜。”


  头顶的烟花一点一点的绽开,落在他们的心上。


  “清华见。”


于炀不做人了【于炀x祁醉】

有ooc


世界赛结束以后,祁醉和于炀去了祁醉父母家里,由于祁醉的没羞没躁,祁母最后还是无奈的默许了他俩直接住一个屋。祁醉每天都打打游戏刷刷微博和到微信群里和卜那那那群根本就不想听他说话的人分享他和于炀的故事,生活简直不要太好。


  今天祁爸祁妈都出门了,他无聊刷到了一个微博:如何调 教自己的男朋友,看了一眼正在认真直播的于炀,顿时恶从中来:“Youth,你直播呢”。“嗯,”这局给了他为数不多的天命圈,他要好好把握机会。落了空投,他开车跑去捡,舔了一把awm,又飞快的跑回安全区,除了落在里面的那对,外面毒区那些都会枪死毒死,他只要把里面那对解决掉就好了。他不是那种苟的性格,他边走边留意脚步声,一听到就立刻开枪,对方只剩一个人了,awm又威力巨大,一狙就直接倒下,成功吃鸡。“呼。”于炀摘下耳机,就看见祁醉似笑非笑的望着他,那种眼神...每次祁醉不做人的时候于炀就会被这种眼神盯着,盯着,盯着,然后整个人就不行了。“祁..祁醉...”于炀被看的很不好意思,脸立马就红了,小脸红扑扑的,很是可爱。“我们Youth打的很不错嘛,真不愧是我家的神之右手。”祁醉勾着嘴角,玩味的看着面前这个十九岁的少年。“哪..哪有...现在在直播呢...”于炀说到最后越来越小声,直播那两字仿佛蚊子一样,脸上的温度窜上了耳尖,连着嘴唇都是晶莹剔透的,让祁醉忍不住想亲一口。“直播?直播哪有你男朋友好看啊?吃鸡哪有你男朋友...好吃?”祁醉笑的一脸“银荡”,立志向不做人精英段努力。“你..你别!别这样...”于炀羞愤的关了直播,转过了头,牙尖咬着自己的嘴唇泄着情绪。


  “乖~”祁醉揉上了于炀的头,一把把人揽在怀里圈住,“今天父母一天都不在家,不如我们来玩点刺激的吧。”边说手边慢慢的从上往下,在于炀身上不安分的游走,“唔..”于炀脸红的像个西红柿,整个人早已瘫在了祁醉身上,祁醉哪里会放过这种不做人的机会,趁着自己还有最后一丝人性,直接打开房门把于炀拽上了床。


  他直接吻住了于炀,舌尖肆意游走,唇齿间的交融更是蒙上了一丝暧昧的色彩,当他准备摁倒于炀进行下一步时,旁边的人突然一个反身压在了身上,左手肘抵在床上,另一只修长的手直接抚在了他的胸肌,眼神丝迷却很清醒锐利,“嗯?祁醉?要玩点刺激的?,你在上面这么多次了,也是忘了我也是会反攻的吧?”


  


左桢发微博了【左桢x卢修和】

  营销号又发了条微博:【震惊!当红小鲜肉疑似同性恋,与接机男粉有染。】配的是上次接机左桢捏卢修和脸被粉丝拍下的图片,那时候卢修和刚坦白心意没多久,照片中卢修和脸红的不成样子,而左桢则是心情大好的扬着嘴角,眼里的笑意藏都藏不住。

  左桢一点开微博就看见主页很多消息,发现很多人都在一条微博下面圈他,他顺手点了进去,这一看,嘴角勾起的幅度刹都刹不住。盯着图片笑了一阵以后,手指飞快的点了转发:是啊,我摸我男朋友的脸,有什么问题吗?他现在单飞了,公司自然会减少对他的重视,于是他的微博也就成了自己管。

   后援会里的粉丝开始还在聊的热火朝天。

             【群友一号:你们说卢卢不会真的和桢桢有关系吧。】                                                                                                 【群友二号:怎么可能,他们俩可都是男的你别瞎想了,可能就是卢卢在我们一群小女生里面显得比较引桢桢注意,桢桢感觉比较新奇。】

      【大粉:这种一看就又是营销号乱带节奏,不过这种这么离谱的发出来热度也不大,摸个脸就是在一起了,这么假谁会信。】

  果然,正文评论里基本都是说这个营销号傻逼的。

  可是没过多久,所有人都刷出了一条新微博:【是啊,我摸我男朋友的脸,有什么问题吗?】

                “..........” 

  然后整个微博都炸了。

             【我靠,这个男星就这么公开了???同性恋诶,不怕被封杀??!】

             【假的吧,现在上头批这么严,哪个男星会傻的往枪口上撞,被盗号了?】

  后援会里更是一片腥风血雨。

                 “........” 

                 “........?” 

                 “........?!”

                 “........!!!”   

           【群友一号:怎么回事?!!桢桢和卢卢??!】

           【群友二号:卧槽,不会吧,别吓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粉:.....我去轰炸卢卢。】

  于是卢修和醒了以后就看到大粉给他私发了几百条信息。“.......”“怎么了?”他迷糊的敲了几下键盘。没想到大粉几乎是秒回:你看桢桢微博!

  卢修和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快速点来微博,一刷新就看到了左桢的转发,不看还好,这一看,他手机都差点吓掉。心里一句卧槽,手上飞快的返回主页通讯录,“左桢你有病啊??!”于是左桢刚接电话就听到自家宝贝喊的这一句,左桢:“........” 左桢微眯着眼:“宝贝,我都不慌你慌什么,那些接受不了的走就走了,全网黑我就不是没经历过 反正后援会里的那些粉丝都和你那么熟了,她们肯定是会祝福我们的。”电话里男人的好心情藏都藏不住,对面的人脸上笑嘻嘻,心里妈卖批,“呵呵。”然后飞快的摁下了挂断。

                “..........”

  卢修和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过,点开后援会看到大家都在圈他,“行吧坦白就坦白吧,认命了。”他心里无奈的想,【嗯....我是和左桢....在一起了.....】

                “..........”

                “..........”

                “..........”

  群里经过一晚上的讨论,大部分也都接受现实了。

            【我拿你当姐妹,你居然偷偷上他的床。】

            【卢卢你好狠。】

            【夺夫之仇不共戴天。】

  卢修和心里心虚的一批....

  没想到当天左桢就买了机票来满阳找他。

  然后第二天所有人又刷出了一条微博,左桢:@左家军_你卢大爷,我的宝贝。

  照片中左桢一头粉毛显得嚣张肆意,旁边的男生笑的一脸腼腆,两人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感觉我上次写的推熊像个笑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操
果然星陈才是官配

你怎么了【贺朝x谢俞】

  贺朝是在黑水街的一条杂物乱堆,青石都已经发黑了的小巷子里找到谢俞的,他看见他瘫坐在地上,旁边还有许多脏的看不清底色的水渍,从楼上掉下的水滴落在上面,溅起晶剔的小珠,然后又归于浑浊。他背靠着湿漉漉的墙上都已长了许多草的青石墙壁,就那样靠在那里,像想拼命逃出海岸却被越推越远一样无力。

谢俞此刻眼刻眼神中的暴戾是贺朝从没有看见过的,带点颓废,又有点迷茫,怎么样也无法和他记忆中的那个表情很是冷漠,可眼神却始终清澈透明的小朋友挂钩,贺朝一下子慌了神,这种压抑的气氛使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仿佛呼啸的海浪呃住了他的喉咙,快要将他淹没了。

  “老谢,谢俞,小朋友?”贺朝好看的眉头皱在了一起,像要归家的路人想要回家,却又眼睁睁看着最后一趟列车从眼前驶过,然后慢慢远去,离开自己的视线一样。看不见,摸不着。

    像要气死你样的。

贺朝没来由的生出几丝烦躁,找了一下午就找到这个屁样的逼,随手抓了抓自己因为着急而乱成鸟窝的头发,结果手上全是累出来的汗油,“啧。”贺朝chu着眉头,薄唇也抿成了一条线,往自己衣角重重的擦了擦。

“谢俞,我们不管你发生什么了,但你知道外面有多少人担心你吗,梅姨,岚妈,雷子,一个个找你都要找疯了!”贺朝死死盯着谢俞,眼神里甚至能读出瞪的成分,“可你现在在干什么?一个人躲在这个破巷子,一躲就是一下午,把我们当什么,把自己当什么了?!”贺朝喘着粗气,汗水顺着鼻尖落在谢俞衣角上。

“黑色指甲油,”“什么?”贺朝怔怔的,   “我说,”谢俞缓缓的转过头,眼神空洞的望着他,嘴里慢慢的吐出几个字,“他们说我,涂黑色指甲油。”


我是你的盾。【推进之王x星熊】

     罗德岛已成一片废墟...天灾还在不断降下,四周弥漫着硝烟的味道以及人民绝望的哀嚎,猩红的血液刺激着每一个身处这场混乱之下的人。


“报告,临光..受伤了...杜宾也..不知所踪...”,重装干员拖着天灾之中因抵抗时保护人民被击中的跛去的单腿,带来了这个在当前情况下说不上最差,但显然让人心里崩塌一块防线的不良消息。“临光.严重吗..?”推进之王面色苍白,仔细的话,能感觉到她的话音都在颤抖。“盔甲..全部报废了..”盔甲是临光身上的一部分,盔甲受损..这代表什么..推进之王作为冲锋比他更清楚,干员不敢再说,沉默的低下了头,“我们真的,走到尽头了吗...”推进之王微闭双眼,细汗顺着额头轻流下来,眼神里一片空洞,是刻骨铭心的绝望。


“推进..”“阿熊..?”“发生..什么事了..?”星熊经过这些时间的变故,还要照顾阿米娅与博士,也早已精疲力尽。“临光和杜宾...”推进之王边说边眼神微微看向阿米娅,生怕她受不住这种打击。


“怎么..会这样...”星熊此刻狼狈的不成样子,听到这种消息更难掩心中震惊,可却又突然意识到大家已经陷入绝境,自己不能再表现出一丝一毫的脆弱,现在精神的坚强是他们最后的防线了。


“阿熊,我决定了。”推进之王眼神坚定,话语也没了之前的慌张,仿佛是有过很长的思考。直勾勾的盯着星熊,“我要去前线。”此刻推进之王的真身已完全显露出来,完完全全的狮态,喧啸着她的决心。


“?不!不可以!你一个人会死的!”“可是我不去我们都得死!”推进之王也近乎疯狂了,“博士还要安全回基地!”


“.......”


星熊低下了头,半晌没有说话,手也在微微抖动,两个人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那,我陪你去。”星熊直直盯着她,“阿熊..?”推进之王不可置信,眼神里都是惊愕。

“你不要命了?!”“你可以我也可以!”“让我去,好吗..?”“不,我一定要去!一定...”星熊急急拉住推进之王的手,用近乎哀求却又很坚定的眼神望着她,甚至眼眶里还有泪水打转,“可我真的心疼你受伤。”


“你是冲锋,你知道你是最危险的,我是盾啊,我会一直守护在你身后的,我很早很早就想一直守护你了,每次我都悄悄站在你身后,我在你身后,你什么都不用怕,而你在我身前,在我视线范围里,我就什么都放心了啊。”星熊边说边流下了一滴清泪。


推进之王大脑思考了很久,冲上前抱住了星熊,“阿熊,就算我们战死了,我们也会永远在一起。”星熊闭上了眼,“好...”


我是你的盾,我只是你一个人的盾。



我没有这两个女人所以我要把他俩写在一起哼!!!

所以我在写什么几把


我只喜欢你的人设[上课瞎写

“喂,道德标兵。”夏习清勾着好看的眉目,轻佻的望着坐的如同老干部一样的周自珩,不顾他那红透的耳垂以及冒汗的手心,再次用自己妖孽的声音配着那张如小天使一般却又带着丝许禁欲的“圈内神仙脸”,一声一声的撞击着周自珩的心。此刻夏习清鼻尖的小痣都成了微妙的崔情药,“自..珩哥哥?”,夏习清这一声下去,周自珩再也忍不住了,社会主义人性道德通通抛在脑后,“恐怖分子,这是你自己撩起来的火,就别怪我太用力了。”身下的人轻笑一声,反手绕住他的颈脖,“来吧,我不怕。”


不知道这次还会不会被屏蔽 我太卑微了